知名老中医😏

专注异坤文

感情不是靠猜的,是靠信的。

我不会走。


先避一避风头,虽然没啥人看我的文但是还是保命一下吧!先锁了,过段时间放哦,感觉锁完没啥了😂😂😂正好趁这段时间多写一点💙💙💙期待周五的MV🙏🙏🙏


异坤 病人✘护士②

量少勿喷在憋后面的甜日常会尽快发哒❤💙


老规矩:不喜勿喷,勿上升真人,望海涵🙏🙏🙏


正文:

————————————————————————————


“护士?可以麻烦给我处理一下伤口吗?”话语简短温柔却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对。。。对。。。对不起,马上来!”再次回过神来的蔡徐坤在快步走向那人的途中,每一个步伐都好像一个抛出的问号,一个质疑,让蔡徐坤始终无法让眼前这人与军火头子划上等号。。。


王子异解开病号服纽扣,露出许是因为疼痛而青筋暴起的胸膛,摆出一副上了断头台了无牵挂的神态,倒是蔡徐坤边解开缠绕着伤口的纱布边看着王子异因疼痛而不由上下伏起的胸膛不禁咽下口水,打斗时留下的伤口在来医院的路上再次绽开,现在正顺着那倒长长的疤痕冒出一颗颗腥红的血珠。


“嘶~” 当酒精棉花敷上伤口时,强烈的刺痛感不禁让王子异皱起眉。。。


“对。。。对。。。对不起,我轻一点。。。”蔡徐坤雪白的手指拿着银白色的镊子夹着酒精棉花如蜻蜓点水一般轻抚那人胸口的伤口,他生怕自己一个使力那人便会。。。他不敢想下去因为不论那人做什么自己显然无还手之力。。。


“你 ? 很怕我 ? ”


“没。。。没有。。。”


王子异一把抓过握住蔡徐坤的手腕:“还说没有?那抖什么?嗯?”


“啊放开~”蔡徐坤极力从那双大手中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不只是那人太大力还是蔡徐坤的皮肤太过嫩白,竟泛起一道道红印。。。


蔡徐坤赶忙把红印藏进袖口,但却还是被那人收入眼底,“呃。。那个。。。抱歉。。。。我不想弄疼你的,只是想告诉你不用怕,你是护士,我的命掌控在你手上,随便来,长痛不如短痛。”


“对。。对不起,我尽快。。。”


“你很喜欢说对不起?”


“啊没有,我。。只是。。。好了。。。”蔡徐坤缠上最后一圈纱布,就在抬头起式整理医药盘时,一滴汗珠顺着前额滑落,最终落在那人另一半的胸口,如同长眠冰雪下的画皮美人落下的一滴泪,晶莹圣洁,让人甘愿冰封于此。。。


“谢谢,希望没有弄伤你。”


“不会,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准时来换药的。”


“哎! 还有! 明天别说对不起了。”


“嗯。”


望着蔡徐坤小碎步式的逃离房间,期间药瓶还无规则的碰撞出叮叮哐哐的声响,待到蔡徐坤关上门那一刻,王子异一边嘴角微微上扬,轻佻起剑眉, 邪魅说到:看来......要改变计划了。


异坤 病人✘护士 (初遇)①

不会写病娇单纯人设

老规矩:不喜勿喷,请勿上升真人,望海涵🙏🙏🙏

正文:

——————————————————————————————

除了性别不同之外,蔡徐坤和其他实习护士没什么不同,每天面对疯癫的病人,护士长的压榨,直到护士长说:“蔡徐坤,你是男孩子,7号床以后的换药就交给你了,好好干,争取尽早转正。”之前他都觉得他的人生虽看似黯淡无光毫无前途,时而还会被精神病人无意识的抓伤但至少能贴补家用也好。

7号床,这三个字在精神病院一大早就传开了,据说是一个国际贩卖军火头子,穿梭在各国之间进行交易,他的唯一规矩就是想买就必须是朋友介绍,所以警察每每都找不到切入点,甚至两次交易一间他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让警察无从下手,终于在一次面交中被警察安插在买家身边的得力手下出卖,警觉的他当场开枪打死两名警察,引爆炸弹却还是寡不敌众当场被警察抓获,后来在审讯中接受不了背叛与失败想要自杀却无果,经诊断为偏执型精神障碍,这才转到这里,看守式治疗。

拿着换药盘走向走廊尽头让人“怛然失色”的7号床的路在昏暗的廊灯里显得无比漫长,似乎是通往地狱的路, 毫无生计,永无止境。。。

尘絮还在空中僵持着缓缓落下,显然地面也是临时打扫过而已,地狱的使者仿佛正在向他招手,踱步的蔡徐坤不由的想想自己过往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种笑话,从小没有父亲和体弱的母亲相依为命,清贫苦读20年,就在快要熬出头的时刻,母亲却在填报医学院时突发脑溢血,一场手术不仅夺走了他所有积攒的学费,也让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变得越发无助,20年来的医生梦支撑着他,却在那一刻被打回原形,不甘心的他原以为护士也与医生没什么不同,都是救人只是称谓不同罢了,还能省下几年的学费,却不想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咳咳”蔡徐坤被灰尘呛回神才发现竟已然到了7号床门口,转身望向身后幽长的走廊,却不禁发现自己没落在黑暗之中,走廊另一端的光明是那么遥远,可望而不可及。。。

而现在他就站在往生门前,即将用自己圣洁的双手开启这鬼魅之门。。。

不得用器具限制病人自由的规定让蔡徐坤更惴惴不安,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狂躁的病人,还是破乱的房间,他努力说服自己战胜恐惧,扭动门把手,迈了进去。。。

穷凶极恶、怒发红鼻等等蔡徐坤能想到的所有形容人凶神恶煞的词在推门望见屋里那人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偌大房间里,冰冷的瓷砖有规则的铺设着,只有一张白色的铁床,门窗紧闭,就连从窗帘缝隙中透过那丝光线都在这一刻显得是那么的奢侈。。。

顺着那道带着灰尘颗粒感的光线,蔡徐坤把目光转到病床上那人,不知是蓝色的竖条纹病号服总是给人一种静谧与安逸之感,还是那人与蔡徐坤脑中所想之词实在相差甚远,此刻眼前那人碎发垂在两鬓低着头,光洁白皙的脸庞上却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许是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那人缓缓抬起了头,蔡徐坤不禁心中又是一震,眼前的男人竟干净的不像话,男人的五官如刀刻般立体俊美,上方英气挺拔却微微皱起的眉宇透露着男人捉摸不透的内心,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可却有着一双微微下垂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眸,如沙海中的一汪海子让人沦陷,就连加上那张因疼痛染白的唇,在何地都会受追捧吧。。。

“护士?可以麻烦给我处理一下伤口吗?”话语简短温柔却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蔡酒保:王老板慢走~
                 明天老时间等你。。。

才发现我之前的文都被毙了😭😭😭虽然没多少人看我的文吧,但也是个纪念呐,还好我有备份嘿嘿。我一个电脑手机白痴真的不知道怎么做链接,都发微博小号里,现在小号也被封了,太苦涩,还好大号还在,不然都不能为儿子们轮博了😭😭😭,最后我的万能室友帮我搞了石墨,我爱她,是她让我能继续写文,感恩🙏🙏🙏(之前的🚗都补了哦⊙∀⊙!)

异坤

写着文来事哎~cp粉最难呐!!!不就开不开空调嘛!两个孩子又不是傻子,如果受不了肯定换房间啦!还住一起肯定是解决了,而且都买了风扇了,兄弟之间开玩笑吐槽不是很正常,有啥好吵的呀!!!闲的还不如去打打榜🙃(但愿子异不要因为把坤坤送上热搜内疚,宝宝不是你的错啊!!!妈妈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们)